1. 爱猫说设计师网首页
  2. 前端
  3. JS技术

无代码开发,站到了程序员鄙视链顶端

12 - 无代码开发,站到了程序员鄙视链顶端

“无代码” 不是在 “淘汰” 开发者,而是给予开发者更大挑战、更多机会。

疫情进一步推动了 “无代码” 行业的爆发。

微软称无代码是它的 “Next Big Thing”,谷歌说无代码是下一代的变革和提升。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进入 “无代码” 领域。

这是在革开发者的命吗?你可能多虑了。

所谓 “无代码”,并不是 “不存在代码”,无代码平台的开发对后台的支撑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更为强大的技术团队。所以 “无代码” 不是在 ” 淘汰” 开发者,而是给予开发者更大挑战、更多机会。

只花 72 小时完成一个危机管理软件项目

新冠状病毒考验着政府处理危机的能力,纽约市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创建了一个 COVID-19 危机管理软件平台,构建过程却没有编写任何计算机代码。

该平台由无代码初创公司 Unqork 建立,它的功能是绘制病毒地图,识别热点区域,并在居民与关键服务之间建立联系。Unqork 的无代码软件让这座城市在 72 小时内上线该服务,而且只需使用可视化的拖放工具。

“信息就是力量,我们正在与时间赛跑,” 纽约市信息技术与电信局局长 Jessica Tisch 在周三的一份新闻稿中指出,“为了对抗冠状病毒大流行,我们不仅需要更多的医疗设备和检测,还需要更多的实时数据。我们希望这个项目能成为一个标杆。”

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无代码软件应用场景。

“低代码” 和 “无代码” 正在迅速成为科技和云巨头之间激烈竞争的一个领域。

谷歌云除了投资 Unqork 外,最近收购了 AppSheet,这是 “低代码” 和 “无代码” 软件市场中最大的玩家之一,它让业务人员能够开发应用程序,而无需具备专门的编码技能。微软的一名高管告诉媒体,他预计,包括 Power Platform 在内的低代码软件将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市场上也一直有传言称 AWS 将推出一款名为 “Amazon for Everyone” 的产品。

巨头们已经开始激战

纽约市的案例是一次极其迅速的构建。Unqork 首席营销官 Schmelkin 表示,一家金融服务公司过去需要花费数年时间才能完成的工作,如果采用 “无代码” 就可以在几个月内完成。他说:“在无代码情况下,少量的开发人员与业务人员聚在一起,三个月内就可以完成软件的全部开发。” 而纽约市的这个平台只用了几天。

迄今为止,Unqork 大约有 100 名程序员,主要致力于金融服务领域。但 Unqork 的雄心还延伸到了其他变化缓慢的行业,比如政府、医疗保健和房地产。它可以在所有三大云平台上运行——微软 Azure、谷歌云和亚马逊网络服务,后者占据着云计算领域最大的市场份额。Schmelkin 说,“我们将面对那些最顽固、最老派的行业,他们认为自己无法创新,因为遗留系统或大型机已经存在几十年了。”

 

现在大规模的数字化转型,如果仍然采用 “老式” 的编码方式,那是不可能实现的。低代码和无代码平台可以更快地构建新的应用程序,并允许企业内的非编码人员参与进来。

微软:未来 5 年将新增 4.5 亿个应用。

为了预测低代码和无代码软件在未来的重要性,微软曾简单计算了一下,认为未来 5 年将有 4.5 亿款新应用程序将被开发出来。这比过去 40 年里开发的所有应用程序都要多。

微软公司公民应用平台副总裁 Charles Lamanna 说:“如果这是真的,那么 4.5 亿款软件必须使用低代码工具。通过编写代码的话,没有那么多人能够那么快地构建出这么多软件。专业的开发人员应该专注于比费用提交表单或审批表单更困难的挑战。”

这位副总裁告诉媒体,他预计,包括 Power Platform 在内的低代码软件将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

微软 CEO 萨提亚也曾在一次公开场合谈论 Power Platform,说微软是平台和生产力公司,这个平台将会是微软的 “Next Big Thing”。微软的平台搭建从原来大家了解的 Windows、Office 365、Azure,现在变成了 Power Platform,这是一个重要的转变。

微软的 Excel 仍然需要用户使用一些公式,它就像一个初级的 “低代码” 软件,取代了数十年的数值计算。但 Excel 电子表格中这些流程,如果可以转移到 Power App 中,则又可以进一步提高效率。如果估计一下已经在使用 Excel 并可能迁移到新平台的用户数量,那会是一个相当大的一个数字!

Power Apps 也是微软有史以来增长最快的商业应用程序。微软 Lamanna 表示:“主要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市场上强劲的客户需求。” 据一些第三方机构预测,Power Apps 可能为微软带来 100 亿美元的营收,“但我们认为机会比这大。这是一个覆盖面相当之大的领域。”

谷歌:无代码是下一代的变革和提升

曾就职于 Oracle 的谷歌云总经理兼副总裁 Amit Zavery 说,在过去几十年里,许多技术供应商提供了被认为是 “原型” 的低代码 / 无代码软件。

“无代码允许你跨多个平台—— Oracle  Salesforce 和许多其他供应商——而不是被锁定到一个供应商。这就是其价值更高的地方,”Zavery 说,“当与一家公司的产品捆绑在一起时,你无法创建功能强大的应用程序。”

无代码和低代码是有区别的。无代码软件只需要让员工接受几天的培训,虽然低代码软件对技术供应商来说仍然更容易构建,但无代码的产品集正在变大。

Zavery 认为,世界将更加迅速地转向无代码。

被谷歌收购 AppSheet 已经在其平台上创建了 180 万个应用。“在收购之前,我们就已经看到人们在 AppSheet 上做了很多工作,”Zavery 说,“无代码是下一代的变革和提升。如果具备构建能力的话,大多数供应商都将专向无代码。并且每个云供应商都会在这个领域有所动作。”

亚马逊:AWS for Everyone

面对微软和谷歌在无代码上的行动,亚马逊将不得不对低代码和无代码做出回应。

“低代码” 一词的创建者 Rob Koplowitz 说:“AWS 需要自己开发一些东西,对所有这些公司来说,在培育大型合作伙伴生态系统方面,都需要谨慎行事。如果你在销售 AppSheet,用户不希望被告知他们必须部署在谷歌云上。” 他补充说,微软 Azure 是一个主要的玩家,谷歌收购 AppSheet 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微软的回应。

“AWS for Everyone” 产品负责人 Adam Bosworth 表示,他在亚马逊参与的这个项目 “很快就会完成”,而且 “其潜力堪比我所做过的任何一个项目”。

市场调查机构 Forrester Research 副总裁 John Rymer 说,最具发展潜力、每年增长 100% 的技术供应商都进入了低代码领域。“它规模庞大,增长非常快。并且在 5 年内增长了十倍。”

无代码给 IT 技术人带来的挑战

传统的软件开发需要编写数千行甚至高达几百万行的代码,然后对其进行调试,所以编程是一项复杂的工作。

低代码、无代码是一个将已有代码的可视化模块拖放到工作流中以创建应用程序的过程。它的优势在于:

  • 速度快,在几天以内就可以交付项目。
  • 降低了对开发人员的要求,项目可以更高效、以更低廉的成本完成。
  • 一般会内置安全流程、数据集成、跨平台支持以及部署流程,用户可以将更多精力集中在业务逻辑的实现上。

所以随着低代码、无代码的出现,允许使用者不直接编写代码,让更多人自己去搭建一个网站、创作一个小程序商店、甚至搭建一个企业级业务流程管理系统。

无代码平台虽然能降低对用户的要求,但并不代表着能颠覆开发者。因为严格来说,并不存在无代码软件,任何软件都是必须有代码的。

低代码、无代码是让用户采用图像拖曳等更为人性化的人机交互方式实现编程,这就需要后台储备大量已编好的代码模块。无代码开发,对后台的支撑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后台需要配有非常强大的技术团队,来完成底层功能模块的开发工作。只有这样,才能让用户通过操作简洁的界面完成相应的 “编程” 工作。而且面对界面上的需求变化,对于开发人员来说,很可能是将之前的代码推翻重来。

无代码平台越来越多,对掌握底层技术的专家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大。

谷歌云总经理兼副总裁 Zavery 说:“如果人们使用 AppSheet 在谷歌云上构建应用,那么用户量和数据量都会不断增加,所以我就需要更多的人来运行基础设施,保证它可以扩展。构建复杂应用程序的软件工程师仍然会继续存在。像 Uber 应用这样的技术不可能通过无代码来构建。”

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网络及对抗技术研究所所长闫怀志在回复新华网科技日报记者的提问时说道:“当前,无代码软件的开发效率可达到传统开发模式的 10 倍到 30 倍。但是,无代码开发绝不意味着,专业编程人员将失去饭碗。”

闫怀志认为,这是因为依靠无代码平台编制的软件,目前依旧存在一些不足。比如,要完成高效的无代码开发工作,操作者仍需掌握必要的软件开发知识和编程技能,而且这种软件的自定义能力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在可扩展性上也存在一些短板。同时,在安全性方面,无代码软件的安全性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平台自身架构的安全性及其提供的应用安全机制,因此在安全性方面,该种软件也是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来自 Forrester 的 Rymer 也说,如果不首先建立适当的流程和基础设施,就把每个员工都变成应用开发人员是有风险的。各种各样的安全问题、合规性问题、系统集成问题都会出现,最后会产生一个个设计不当的应用。他知道有一家大型保险公司继承了 16000 个基于 Quick Base 的应用程序,而这些应用程序运行在 Quick Base 的一个退役版本上。Rymer 说:“这是一个公司引入低代码却没有好好管理的例子,这是一个噩梦。那正是人们所害怕的。这将是一场混乱,业务人员在制造垃圾,而 IT 人员被迫提供支持。”

所以,“无代码” 不是解放 Coder,而是给 Coder 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带来了更大的挑战。

爱猫说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媒体,运营只靠网络广告支撑,如果您支持爱猫说设计狮网的话,请对此网站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如:Adblock)爱猫说设计狮网衷心的感谢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爱猫说设计师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maoshuo.com/wu-dai-ma-kai-fa-zhan-dao-le-cheng-xu-yuan-bi-shi-lian-ding-duan/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